观赏植物生产中生物防治技术的应用和发展

观赏植物生产中生物防治技术的应用和发展

“观赏植物生产中生物防治技术的应用和发展”。生物农药是一类植物保护产品,通常来源于自然环境,提供更安全有效的植物防治成效,已经成为作物病虫害综合防治的重要方法和现代作物生产的关键,以满足价值链和消费者对于环境保护的要求。近年来,生物农药产品的开发进展迅速,然而观赏植物生产中应用生物防治农药一直落后于作物生产。

观赏植物对于完美外观的要求制约了生物农药的应用

观赏植物中较少使用生物防治农药的主要原因之一是,这些植物在出售的时候要求对于植物外观或花朵、叶片有近乎完美的要求。如果虫害或疾病没有得到足够迅速和彻底的控制,植物外观遭受损害,那就没有任何出售价值了。生物防治农药大多不像传统产品那样强大和持久,因此它们不能百分之百地控制所有昆虫或病菌。这个问题意味着使用生物农药会有更高的商业风险,这显然限制了在观赏植物行业中使用生物农药使用的增长。而在作物生产中不存在这个问题。还有一点,大多数生物防治农药都是基于接触的产品,因此,为了提供更好的有效性,它们需要被喷洒在所有叶片的正面和背面,这在盆栽植物的生产中不容易做到。

理想的生物防治农药应该是安全、快速和长期有效

如果想要推广生物农药的使用,需要做到安全和快速有效,并且至少能保持6-7天的持续药效。事实上,还希望具有内吸性或其他生物活性成分,但可惜几乎不存在。在目前的情况下,在气候受到控制的温室中使用较多,有益昆虫也经常被成功使用。

生物防治农药往往与益生菌更相容,因此更多地用于作物害虫综合治理(IPM)计划。在水果蔬菜的生产中,要平衡害虫和有益生物,而生物防治提供了一个完美的平衡方案。在观赏植物生产中创造这种平衡更具挑战性,种植者在收获时对任何有害生物的损害都是零容忍的,他们不能冒这种风险。原则上,每个种植者都愿意使用和测试生物防治,但产品必须在所有条件下都是安全的,并且性能良好。

化学农药使用日益减少

近年来,由于对化学产品使用的严格限制,保护作物免受蚜虫等害虫侵害变得更具挑战性。因此,作为替代品的生物农药的需求正在增长。Certis在开发生物农药方面处于领先地位。最近在蚜虫控制方面的一些研究结果表明,要满足观赏植物种植者的要求,面临着复杂的挑战。

观赏植物生产中生物防治技术的应用和发展

在世界园艺中心荷兰的试验

1、针对蚜虫的生物农药防治,通过选用一些新的登记用于防治粉虱和蓟马的生物农药进行了测试。试验从小规模开始,第一次筛选是检查产品在最佳应用和理想条件下是否显示出疗效。研究人员将一个叶盘放在一个装有蚜虫若虫或成虫的小型通风塑料盒中的琼脂上。蚜虫接受了不同筛选产品和不同剂量率的处理。2天和7天后,对蚜虫进行计数(活的和死的)。结果为:

•部分产品即使在很低剂量的情况下,对蚜虫依然表现出极好的效果。

•部分产品表现出明显的剂量率效应。

•部分产品几乎没有任何效果。

•若虫和成虫的药效水平也存在差异。

2、结果还显示了产品的作用方式的影响:

•以脂肪酸(Neudosan)或麦芽糊精(Eradicoat Max)为基础的物理作用杀虫剂产品显示出快速的功效:蚜虫在喷洒后几个小时内死亡。但当喷雾覆盖率低于最佳值时,蚜虫能够逃离。

•昆虫病原真菌,如白僵菌(BotaniGard)和印楝素(Azatin)是起效更慢的产品,两天后的评价效果不佳,但一周后表现出更好的效果。

印楝素对若虫期比对成虫更有效。印楝素是一种昆虫生长调节剂(IGR),因此这些结果并不令人惊讶,可以用阻止幼蚜下一个发育阶段的作用方式来解释。它的另一种作用方式是驱避效应,这在皮氏培养皿试验中难以看到,但更多的在作物施用实践中可以观察到。

3、试验对不同种类的蚜虫进行了筛选:温室马铃薯蚜虫(Aulacorthum solani)、桃蚜(Myzus persicae)和棉蚜(Aphis gossypii)。

•Eradicoat Max对棉蚜的效果更好,可能是因为棉蚜比不同类型的蚜虫更小,使用喷雾溶液更容易实现良好的覆盖。

•Neudosan对所有不同类型的蚜虫都有很好的效果。

4、良好的覆盖率很重要,在皮氏培养皿试验中很容易管理,但在作物中要困难得多。产品的功效和应用技术及条件密切相关。例如,在产品快速干燥的情况下,Eradicoat Max的功效会提高。

经过筛选后,这些产品将在更实际的生产环境中进行测试。对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的探索仍在继续,包括生物产品本身、应用技术以及观赏植物生产的条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7 − 2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